您当前的位置:

九月 20, 2019

成都儿童自闭症康复医院

  早晨,当王登植主任查房时,小昊昊一声甜甜的“阿姨”,当真是萌翻了在场所有的大朋友们。看到小昊昊这样的进步,一旁的昊昊妈既感动又高兴。

  其实,从最初儿子诊断出自闭症时的绝望,到坚持治疗训练干预,见证孩子一点一点的进步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她度过了我们难以想象的艰难时刻,也承受了太多太多。

成都儿童自闭症康复医院
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

  3个月前,妈妈带着昊昊来到王登植主任的诊室就诊,他可还不远远不像我们现在看到这般乖巧。

  没有眼神交流,不言不语,不乱动也不理人。这样的昊昊让妈妈既担忧又无助……

  她说:“孩子两周前被诊断自闭症,怎么能是自闭症呢,明明我家孩子只是不会说话呀?我该怎么办……”

成都儿童自闭症康复医院
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

  说着说着,昊昊妈妈说不下去了,眼泪不停的往下掉。

  后来,昊昊进行了针对性的康复干预训练,现在他对视能力变好了,认知理解能力也提高了很多,也能主动喊人了,还能和王登植主任击掌互动。

  孩子有这样的进步,家长和孩子的不懈努力功不可没!

  在这里,让我们祝愿小朋友越来越好,早日回归幼儿园。

  今天,小朋友的康复跟踪就分享到这里。

  ★ 孩子自闭症的干预,有哪些训练方法?

  ★ 孩子做自闭症的筛查,有哪些项目?

成都儿童自闭症康复医院
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